倒过来的酱子鱼

一岁一枯荣。

给男神的生贺【2015】

本来是9/14的东西,现在才码绝对是因为我的拖延症已经到了晚期......


壁炉的火在那年冬天烧得暖且亮,你拍了家门前堆满雪的路灯,柔和的光穿过照片、穿过屏幕、穿过万水千山然后照进我的心上。

【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。】

如果那时候我听过南山南,我一定会这么说。


曾经的你是我最想成为的人。

博学睿智,温柔忠诚。对新事物包容且接纳,对未来充满希望。

可这世界哪来那么多梦想成真。

【你们之间隔了一个我生君已老的13年,以致无法扭转的主从上下、和曾经那个年轻人天真的改革的想法胎死腹中。

那是两个时代间的鹤唳风声。】

想想那时候自己真是满满负能量爆棚。

我很喜欢的一篇文章里主人公之一这样感慨: 从凤阳到京师,一千八百里,我居然走了三十三个春秋,若为徐宏祖,当已踏遍华夏。

只不过这位主人公相对而言非常幸运,他有在乎的人且惜其声名,他有垂垂老时仍能志同道合的伙伴,于刀光剑影里含笑相扶继续走着漫漫长路。

我在无数个夜晚去想这样的平行世界,想你也当如此,若为人师,也必桃李满天下。

希望2016年之后让我心愿成真吧。【笑】

哪怕你还有很多没完成的,哪怕你还有很多做不到的,哪怕你被人说能力不足政绩不显,哪怕你于史书不过微末注脚......

毕竟你真的在老去。

知道这一年你们必定不会好过,也从未如此明晰地感觉到岁月毫不留情凿下道道沟壑。

凿在额头上也凿在人心间。时如逝水冲刷掉丰盈温润的地方,北国的雪冰凉地覆盖了荒野茫茫。

我们政治课已经很多次拿你们家在各种方面当反面教材了。【捂脸】


去年的生贺里我写过同样的话,那时候说“流光容易把人抛”,并没有现在这么心酸。

一切都会过去。

对立,冲突,各怀鬼胎,同床异梦,地缘pol......

一切都不会过去。


但是......



有些人长大了,有些人老去了,甚至在很多年之后有些人离开了。。。

我们会为此惆怅吗?

不。。。

我们会为此忧伤吗?

不。。。

我们应该永远记得那些陪我们走过的身影。。。

记得他们给我们的感动就够了。。。

因为他们陪我们走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季节。。。】

冒昧引用乌龟的话,侵删致歉qaq


我也希望您能优雅地老去。

【不能算生贺的生贺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子瑜写于2015.10.1


评论(4)
热度(5)

© 倒过来的酱子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