倒过来的酱子鱼

一岁一枯荣。

#南北#

阿北裹着大毛领子的斗篷,挟着一身风雪兴冲冲而来。

“阿南,阿南!今年你这儿看来也不暖和!”

她的脸颊有着健康丰润的红,阿南就显得有些苍白,提腕倒了杯热茶捂手心里,隔着袅袅腾腾的雾气,声音也恹恹的:“这大雪在你那儿是景致,落我这儿,怕是要闹灾。”

一阵静默。阿北揉揉额角,也没了进门那股高兴劲儿:“......阿南,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。”

吃食习俗文化......她知道阿南没服气过。可哪有什么好争的呢。

“我只是想着......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看过雪了。”

她也曾经握着她的手,沿阡陌走过万顷良田,轻轻吟上一句“瑞雪兆丰年”。

她也曾经拉着她登楼看冬景,远目红墙琉璃瓦下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

那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。

巍巍山脉连着滔滔江河,相聚如浮萍,而分离的日子则是漫长的、数以百载的光阴。


评论
热度(14)

© 倒过来的酱子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